KidsOut World Stories

差異之美    
Previous page
Next page

差異之美

A free resource from

Begin reading

This story is available in:

 

 

 

 

差異之美

一個伊朗的故事

 

 

 

 

 

*

當詩琳還是個小女孩的時候,她的父母把她從德黑蘭的家送到一個叫做倫敦的英格蘭大城市生活。

詩琳不想去英格蘭和她的表親一起生活,但她的母親告訴她,「這樣最好,小寶貝。這裡不再安全,你將在英格蘭過上令人興奮的新生活,並且你會交到各種各樣的新朋友。」

小詩琳想哭,因為她很愛爸爸媽媽,不想離開他們,而且她根本不認識她的表親。他們只來過一次,詩琳當時還太小,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因為他們不會說波斯語,詩琳覺得這非常奇怪。

這一天終於來了,詩琳的父母開車送她去機場,在那裡她的阿姨將護送她上飛機。

「我很害怕,」詩琳說。她的父母跟她走到檢查站,在那裡會有人查看她的護照並檢查她的機票。

「你怎麼會害怕呢?」她父親問。「你難道不是那個當炸彈在城中落下時從不害怕的勇敢小女孩嗎?你難道不是那個總是堅持要我們每天送你上學的女孩嗎?即使其他小女孩害怕得只敢跟父母待在家裡。」

「那不一樣,」詩琳說。「這是我的家。」

詩琳的媽媽跪在小女孩身邊,抱著她,撫摸著她的頭髮。她對女兒說:「我知道你會讓我們感到自豪的,小寶貝。別擔心,我和你父親很快就會到英格蘭,到時你可以帶我們在倫敦到處逛逛。我打賭你的英語將會說得比現在更好,你還可以教我一些新詞。」

詩琳喜歡教她媽媽新詞的主意,因為詩琳認為她媽媽是全世界最聰明的人。

「我想我能做到。」小女孩說。此時她的阿姨牽著她的手,說是時候上飛機了,不然飛機就要飛走了。

在前往英格蘭的長途飛行中,小詩琳努力想像自己的新生活會是什麼樣子。她下定決心要在學校取得好成績。她告訴自己:「我會讓父母感到非常自豪的。」

「我能做到,」她想。「我可以像採花一樣輕鬆地做到這一點。」

然後小女孩睡著了,夢見倫敦的樣子。她夢到高大的鐘和寬闊的河流,她夢見戴著圓頂硬禮帽的老人,打著雨傘的女士,鮮紅色的巴士和女王住的大屋子,女王所有的衛兵都戴著毛茸茸的高帽子,穿著長靴。

*

但當她到達倫敦機場時,情況與她想像的完全不同。天空是一種可怕的灰色,風很大,而且正下著雨。詩琳想,要是當時沒決定穿涼鞋就好了,因為她的腳趾非常冷。最糟糕的是……她感覺每個人都在看著她,就好像她是一個長著大腦袋和三隻眼睛的外星人。

詩琳驚訝地發現,她是唯一一個穿著罩袍的人。站在旁邊的一個女孩子指指點點地大笑著問她媽媽:「為什麼她用一塊大布像這樣裹著自己啊?」

那個母親把小女孩拉開,告訴她指指點點是不禮貌的。詩琳想告訴那個小女孩,那不是一塊大布,而是一件罩袍,在德黑蘭,許多女孩以及她們的母親和祖母都穿著罩袍,因為這是她們文化的一部分。

當然,詩琳想脫掉罩袍,因為她不喜歡被這樣盯著看。她多麼希望自己能回到德黑蘭,那裡陽光明媚,她的腳趾又能暖和起來了。

「我送你到家裡吧,」她的阿姨一邊說,一邊催著小女孩上了一輛車頂亮著橙色燈光的大型黑色的士。

詩琳覺得的士司機的話聽起來很滑稽,跟她的英語老師拉希米先生所說的一點也不像。司機說了「Blimey」(天哪)和「awright love, where to? 」(好的,親愛的,去哪裡?)之類的東西。小詩琳聽不懂這些話,幸好她的阿姨聽得懂。的士很快就飛馳著穿過城市,向她的新家駛去。

詩琳想問她的阿姨,為什麼她在英格蘭不穿罩袍,儘管她去德黑蘭看望母親時總是穿罩袍。“她一定是在喬裝打扮,”這個小女孩想著。不過詩琳也記得,她媽媽一直對她說,對別人隱藏真實的自己是沒有用的,所以詩琳不明白,為什麼她的阿姨在英格蘭的時候會選擇喬裝打扮。

倫敦確實是一個非常奇怪的地方。第一個星期每天都下雨,詩琳覺得英國的夏季一點也不好。儘管有人告訴她,她的英語很好,她還是很難理解人們在說什麼。而且她發現,儘管女王的大屋子裡肯定有一百個房間可以接待客人和喝茶,但並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去那裡向女王問好。

這個小女孩對她的新家非常失望,她想念她的父母和朋友。甚至連食物也不一樣:像天氣一樣是灰色的,似乎是從冰箱裡的盒子裡拿出來的,不像她媽媽燒的用藏紅花調味的波斯綠豆飯,也不像五顏六色又好吃的脆脆的波斯鍋巴。

到了詩琳該去新學校的日子,她非常緊張,並想讓阿姨相信她病得太重而無法起床。

「我不想去,」她抗議道。「我不認識任何人,而且大家一直盯著我看!」

「小寶貝,學校裡有很多女孩都像你一樣穿罩袍,」她的阿姨說。「我相信你今天會交到很多朋友,你放心吧。」

但結果根本不是那樣的,一開始並不是。確實有其他穿著罩袍的女孩,但她們都比詩琳大,而且都不肯和她說話。

與她同班的女孩們指指點點,還哈哈大笑。她們都有淺棕色頭髮或金髮碧眼。她們不想和這個新來的女孩交朋友,因為她和她們不一樣,有著深色皮膚、深色眼睛,還穿著罩袍。詩琳感覺很不好,因為自己與其他人如此不同。她多麼希望自己能回家跟母親在一起啊!

在午休時,當她坐在操場的角落裡計劃她回德黑蘭的大逃亡時,一個小男孩走到了小詩琳身邊。

「我叫斯蒂芬,」男孩說。「你願意和我一起吃一些我的奶昔嗎?」

說完,小男孩就把自己的草莓奶昔遞給詩琳,奶昔上插著一根吸管。

詩琳覺得奶昔的味道好極了,她得控制自己不把它全喝光。

「別理會其他人。他們有時對我也很刻薄,因為我和媽媽住在一起。我爸爸很久以前就離開了我們,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人。我媽媽很能幹,把我照顧得很好,但我們沒有多少錢。他們總是嘲笑我,說我窮,衣服很髒。」斯蒂芬低頭看著自己的西裝外套和鞋子,聳了聳肩。「它們並不髒,只是舊了。」

這個小男孩突然大笑。「反正他們很傻。他們知道什麼!」

詩琳笑了,她覺得斯蒂芬的笑容很可愛,而且他嘴邊有一個草莓大鬍子,因為他拔掉奶昔的吸管,直接從瓶子裡一口氣喝完,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詩琳不得不承認,她之前從來沒對別人的看法感到困擾,現在又何必這樣呢?

「你說得對,」她說。「他們知道什麼!」作為給她一些奶昔的交換,詩琳從口袋裡掏出四塊果仁蜜餅,並與她的新朋友一起吃起這種甜糕點。

「我覺得你的頭巾看起來很酷,」斯蒂芬一邊說,一邊狼吞虎嚥地吃下了一整塊果仁蜜餅。

「它叫做罩袍,」詩琳告訴他。

小男孩一邊吃著甜甜的果仁蜜餅,一邊與詩琳說話。

「嗯,看起來真的很酷,」他說。

斯蒂芬突然把自己的西裝外套拉到頭上,這樣他看上去也像穿了一件罩袍。詩琳忍不住又笑了,因為這男孩看起來確實很滑稽。她想:「爸爸媽媽應該會非常喜歡斯蒂芬,因為他是一個堅強的人,總是看到生活中光明的一面。」詩琳的母親曾說,這樣做非常重要。

兩人很快開始玩假扮和冒險遊戲,在操場的角落裡跑來跑去,互相追逐。他們講述了各自的故事。詩琳告訴斯蒂芬在德黑蘭生活的方方面面,斯蒂芬則告訴詩琳在倫敦可以做的所有很酷的事情,比如在大公園玩或去動物園或電影院,甚至可以坐在一個巨大的輪子裡面。

「他們把它就建在泰晤士河的邊上。它超級大!」他一邊用雙臂在空中劃了一個大圈,一邊驚呼道。

沒過多久,其他孩子們就注意到詩琳和斯蒂芬玩得很開心,很快他們就開始圍成一圈,加入到玩遊戲和講故事中來。

在呼喚孩子們回教室的鈴聲響起之前,一大群孩子圍在一起聽詩琳講述她在德黑蘭的生活故事:關於她如何在晚上聽到炸彈從天而降時躲在床底下,或者關於她如何在度假時去拜訪住在海灘上一所大房子裡的瘋狂的叔叔。孩子們聽了這樣的故事都很驚訝,忍不住問了很多問題,詩琳都樂於回答。

詩琳則詢問孩子們關於英格蘭的事情:為什麼即使是夏天也很冷,以及為什麼女王不喜歡訪客。這讓孩子們哈哈大笑。

最後,一位老師不得不到操場上把孩子們叫回教室,因為他們玩得太開心了,甚至沒有注意到鈴響了。

在穿過操場的路上,詩琳對斯蒂芬充滿了感激之情,因為他向她展示了一些非常重要的東西。

「與眾不同沒有關係,」她告訴自己,「實際上,這真的挺美好。」這個想法牢牢地留在她的腦海裡。小詩琳決心在英格蘭為自己創造新的生活,讓她的父母感到很自豪。「誰知道呢,」她想,「也許當我的父母到達這裡時,他們會知道我怎樣才能見到女王。」

Enjoyed this story?
Find out more here